欢迎来到 李亚倩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蜘蛛扑克牌【骑行川藏线直播】第17天:告别最美的然乌,重见地级行政区!-天路骑行

2014-12-16 全部文章 140
【骑行川藏线直播】第17天:告别最美的然乌,重见地级行政区!-天路骑行
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关注 天路骑兵
Day 17东方“阿尔卑斯”!
(上然乌——波密,145公里)
今天我将跟亮哥大清早从4000米的上然乌开始骑行16公里,在然乌镇回到318正道后继续沿帕隆藏布江骑行到2700米的波密,全程起伏向下,总共145公里。
然乌到波密这一段简直就是条画廊,晴朗的天气将风景衬托的更加有魅力,使得大家公认今天为川藏线最美的一天。

由于要早起去上然乌出发,所以我也睡得早,养精蓄锐。
但亮哥却忙活了大半宿杀神女帝,专门到湖边拍星空去了,可第二天也没见他犯困。只要有美景拍,他可以不睡觉,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骑一整天,如同铁打一般,不愧是摄影狂魔。
夜晚万里无云,星星明亮的挂在夜空,虽是夏季但是凌晨的气温却不低。调试设备,进行调光,还是耗了不少时间,成品虽不像明亮银河那样震撼,但是也别有一番意境走山人。

亮哥拍的然乌星空
200多年前,在然乌镇下方十公里处发生了大塌方,把帕隆藏布江堵住,在伯舒拉岭和岗日嘎布山脉之间形成了一个堰塞湖,它就是我面前的然乌湖。
在这里,岗日嘎布山脉截住了来自印度洋的湿润空气,形成了丰富的降雪,由于降水充足,在雪线下又生长出茂密的森林。恰好它们身下再形成了一个平静如境的堰塞湖。
在机缘巧合下,雪山、森林、湖面、倒影,共同绘画出一幅惊艳世人的画面。

摄影狂魔
然乌湖介绍
然乌湖分为上、中、下三段,从然乌镇沿318向拉萨方向路过的只是下然乌,但最美的湖段是在上然乌。
在然乌镇向回走,沿着去察隅的省道向上16公里就是上然乌,我跟亮哥就在这里出发。
这时天色将明,我跟亮哥为了拍日照金山,坡上等了半个多小时。此时,蜘蛛扑克牌金色的阳光照到了岗日嘎布山脉的顶端,山尖上闪耀着亮眼的光芒。
几分钟后白灰相间的山体被逐渐地被渡上一层金箔,看上去辉煌夺目。这就是“日照金山”。

日照金山
拍完日照金山,亮哥想到上然乌湖边拍倒影。
今天140多公里的起伏路,时间也挺赶的,而且我早知道沿路都是美景,不想因为然乌湖磨掉太多时间而太晚进入波密,这样就没光线拍出东西了。

亮哥拍的倒影
但处于摄影模式的亮哥是无法控制的,他让我先在前面走,他拍完倒影再追上来。
亮哥真是高手,拍出来的然乌湖漂亮太多了!但这样也特耗时间,光是为了一个倒影他就在湖边等了一个多小时,是我肯定没这个耐性。

亮哥拍的然乌湖
正式启程
我开始了真正的单飞,沿着然乌湖而下,美景真不少,7点从上然乌出发,到9点才到然乌镇。途中自然消耗了不少体力。
在下来的路上,分别看到了三位正在征战丙察察的勇士正逆流而上。他们全是重装,其中一个行李上还挂着两条外胎。如果不是有过人体能和意志,真没这勇气这么走上丙察察。

中然乌
然乌湖西南侧的岗日嘎布山脉,可以说是喜马拉雅山脉向东延伸的余脉。
但雅鲁藏布江在南迦巴瓦峰脚下闯出了一条深谷,从此把他们剪开。和喜马拉雅一样,岗日嘎布是青藏高原的南部边缘。向南翻越它后,从地理学上就等于进入南亚次大陆。从此向南医道天下,将再无高原,一直到印度洋边。
按照我们的惯常思维,喜马拉雅——岗日嘎布一线应是中国与南亚诸国的天然分界。但喜马拉雅——岗日嘎布南坡上雨水丰沛,气候温和,更适宜人类生活居住。
藏族先民因此也在世界屋脊上的几个缺口冲了出去,在南坡建立了四个桥头堡,它们是:318国道的最西端聂拉木、著名的中印口岸亚东、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墨脱、丙察察线的终点察隅。

中然乌
由于被大山隔绝,对四个桥头堡的管理很费劲。比如墨脱,修建公路既要翻越岗日嘎布的崇山峻岭,又要穿越南坡茂密的原始森林,而且自然灾害频发。
在93年好不容易建成了墨脱公路,才进去几辆汽车,公路就被南坡充沛的雨水冲毁。直到2013年国家才花巨资重建了墨脱公路,但这条公路一年也只能通车9个月。
这四个从地理屏障中伸出来的桥头堡却让南亚国家很不舒服,就像家里的墙壁被邻居开了四个洞,给你也会觉得难受。
为了把自家墙上的洞堵住,就制造了我们耳熟能详的“中印边界争端”。远至“麦克马洪线”,中印战争,近至2017年6月发生的中印陈兵边境,付嵩洋都围绕这四个地方展开。
所以国家花巨大的人力物力非要318国道和川藏铁路跨过怒江天堑走波密,非要修通墨脱公路,非要开辟丙察察,根本原因都是为了几个桥头堡。

下然乌
在然乌镇吃过早饭继续前行,本想补上下然乌的照片,但这里阴云密布,我在看完上、中然乌后也觉得下然乌索然无味,只有一个岛拍起来还有点感觉,只能赶路前行六车拳西。
在出然乌镇不久,终于看到了磕长头的朝圣者了!一路下来,朝圣者不少,但都是徒步前行。用磕长头走的,只此一家。

磕长头的朝圣者
终于,我来到了然乌湖的出水口,也就是200年前大塌方的地方。经过200年的水流冲刷,堰塞体上的泥土早已被冲洗干净,就连石头也被磨没了棱角。
好多常来的游客感叹然乌湖的美一年不如一年,最大的感受就是湖水没以前丰沛了。可能再过个几十年,这个出水口会被越冲越开,情况将被加剧。
与此同时,当河流来到然乌湖后流速变慢,而导致泥沙在湖中大量淤积,如今,湖边已淤积出了一块块滩涂,今后湖水面积将越发变小。

然乌湖出水口
未来,然乌湖必将逐步消失,重新变回一条流淌的河流。在河流边将会是它用了数百年时间冲积出来的平地,那里将变成一个个村庄、一片片牧场。
湖水、雪山和森林的交相辉映将变成雪山森林下的田园牧歌。这就是自然的规律,堰塞湖的宿命。然乌湖因自然的力量而生,又必将因自然的力量而亡。
它刹那的美早已被众多游客在照片中定格,但它未来的模样又会是怎样?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
见证了然乌丰水季节的美,纯净的夜空,和日照金山,我继续步入后续行程中。

然乌湖
进入林芝
出然乌湖后不久,我们就进入林芝地区。
在过去16天中,在经过成都、雅安、甘孜州、昌都地区,我终于来到了拉萨前最后一个地级行政区了!
很多人都以为然乌是归林芝管,但八宿的爪实在太长,都伸到了伯舒拉岭的南边,害的林芝到自己管的地盘——察隅县都得在昌都地区借个道,使察隅成为一块飞地。
随着路面海拔的下降,两旁的伯舒拉岭和岗日嘎布山脉显得格外高耸。在这里,帕隆藏布江已经成型,向着雅鲁藏布江奔流而去。而我们也将开始沿着帕隆藏布江开始两天的奔流之旅。

进入林芝地区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牛踏沟。
当地司机说“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然乌到中坝”指的就是牛踏沟。牛踏沟前3公里的确让骑行的我有紧张的感觉。
这里两旁都是峭壁,川藏公路只能在峭壁中凿洞而行。而且这里坡度大,弯急。所有的弯道又被身旁的峭壁挡住了视线。
下坡时如果不控制好车速,不是冲进帕隆藏布江的激流,就可能会跟对面来车相撞。同时,在一些地方你还得时刻注意在头顶上伸出来的石头。
在此路段骑行,一定要戴好头盔!

走出这3公里,在过米堆冰川路口后,景色再度豁然开朗。公路两旁又恢复为美丽的画卷。
骑行在这里,像穿行在阿尔卑斯一样,美景一段接一段,眼睛既要看路又要看景,感觉要用不过来。
这时电子设备的电量和内存都在以极快的速度被消耗,让我一度担心到波密前手机会没电。对比起之后的鲁朗镇,我觉得这里然乌到波密段才是真正的东方阿尔卑斯!

对于骑行来说,紧张的时刻过去了,只剩下对美景的享受。但对汽车兵而言,危险依然没有结束。
这条公路一直到中坝村,都是落石塌方危险区。在这里,公路上一个个明洞都在提醒我们这里存在着危险。

在过米堆冰川后,我遇到了一道涉水路面。涉水路面是然乌到波密的特色之一,因为两旁山峰降雪丰富,冰雪在融化后顺山体流下,直接漫过路面流入帕隆藏布江。
倘若水流过大时,贸然涉水而过可能会有被卷入江中的危险。但随着川藏线被大力改造,然乌到波密段的涉水点都正被改造为桥梁,一天骑下来,只有剩这一处了。

牛踏沟的终点中坝村是我计划的午饭点。
中坝没我预期大,只有几户人家零散分布在公路两旁,只有一家小卖部能就餐。随便点了个青椒炒肉丝加碗白米饭,味道很不好,但为了下午的体力,只能咬着牙把它吃完。
“早知还不如点面条,还是跟着大部队混伙食好”,我心想。在点菜前,本想等亮哥来一起吃,给他电话问他在哪。没想到他那时才刚出然乌镇。真能磨,我都开始担心他天黑前能不能到波密了!
过了中坝村出来,翻过一个小上坡后再走10公里就来到了玉普乡,这里有到达拉萨前最后一个需要查验身份证的关卡。
过玉普后我没有太多停留,玩命向前赶,因为前面的松宗至波密段才是精华李富真。

松宗镇
路遇徒步者
在进入松宗镇前,看到一位,这哥们儿真有情怀。
上去搭讪后发现他也是广州人,这一路上的徒步者中,咱广东人占了好大比例。
后来傍晚到波密,客栈正好也住着一位徒步过来的东莞小伙。
这位东莞小伙更加经典:在3月时,他和两位同学去稻城亚丁旅游。
但在那里,他就被徒步迷住了。冲动的他也不想回家了,直接把行李给了同学带回广东,没有任何徒步经验和装备的他背起行囊就开始向拉萨走。
这一路上,他遇到了很多川藏徒步者,他边走边向老鸟取经。当有人在半路放弃退赛时。他就把人家身上的装备买下来。
遇到他时,若不是他自己说出来,我都察觉不出他两个月前还是菜鸟,现在的他不但对徒步见解独到,行头也专业的很。

但东莞小伙此时已开始觉得再往下走也没什么意思,正犹豫是否搭车去拉萨。但我鼓励他:最苦的路都过去了,现在放弃太可惜。
虽然没留下联系方式,但希望他能坚持之后的行程。不但徒步者这样想,连我们骑行者在过波密后也逐渐鸡肋的感觉。
最苦的路段过去了,但最美的路段也过去了。可能对于普通旅游者来说,林芝、色季拉山也很美。但我们一路上看到更美丽、更壮阔的景象,当去到林芝时已严重地审美疲劳。
从波密到拉萨的骑行很简单,无聊随之而来,大家都开始想家。很多人即便之前压根没搭过车,但耐不住寂寞,在波密或者林芝便搭车去了拉萨。咱们队里的张老师也是这样,他在然乌搭车走人了。
想在川藏线骑完全程,需要受到的考验不止是身体上的,即便在最后时刻也还有其他因素困扰着你。
作为广东人,在这里想家很正常。才进松宗我爱灰太狼,就看到了熟悉的字眼——广州。仔细一看,镇旁的建筑全都由广州援建。
待到波密,县城里头的道路都命名为“茂名”、“德庆”等广东地名。再放眼望去,县城里分布着N家广东菜,从广府菜到潮汕火锅,分类还相当专业。
虽然我早知道林芝地区是由广东对口援建,但家乡的元素能在这里被如此深刻地体现却是我意想不到的。

出了松宗镇,开始痛苦了,因为松宗至波密段正在修路!虽然川藏线完善的信息通报早就告诉我此段在修路,可我以为只是柏油路变成泥路而已。
当骑上去时,我才发现这路修得太坑爹。修路的工程内容应是在一些涉水点修建永久性桥梁,让水流从桥下涵洞流过,这一点无可厚非。可建桥归建桥,它还把路旁好好的金属护栏全拆掉,并换成水泥的。就算要换护栏,还把路上原本一点事儿没有的沥青全铲掉重铺,留下无数碎石坑,而且不时有钉子出现,若不留神就得扎胎!!这下丧了,原本以为是乡村土路,没想变成越野冲山路,还有暗器!
我用的是1.75光头胎,骑起来更是费劲。幸亏有避震叉,不然十几公里的强烈颠簸下,双手都得残废。更郁闷的是,身边车来车往李政颖,扬起浓浓灰尘,吸也不是,不吸也不是。
这时我心里很是抓狂,明明身边是阿尔卑斯十仙庆寿,但根本无暇欣赏超级公务员,眼睛非被逼着用来看这破路!可不要告诉我这也是广东援建的,咱家那边修路可没这么坑爹!

好不容易骑了15公里大烂路来到龙亚村,差点没把我中午吃的都颠出来。龙亚村到波密的15公里已快修好,路面都已被铺上新沥青,终于可以重新赏景了。
当川藏公路来到龙亚村后,路两旁出现了连片的青稞田。这里没有了牦牛,取而代之是藏民饲养的一只只黑色的藏香猪。
龙亚村到波密的这段田园雪山景色又比从然乌出来那一路增色不少。满眼都是颜色的层次变化。

尤其在枯黄的高原连续呆了十多天,这么大片绿色更是养眼。天色尚早,我可待在龙亚不想走了,离开了川藏线,深入到田里头取景。
时间不早了,走吧。但龙亚村到波密这段路上,我根本骑不快朴山多拉,因为不舍得骑那么快原田樱怜,以休闲的速度慢慢地骑唐史并不如烟,生怕错过每一个能看到的画面。

若不是有面国旗,你真以为在阿尔卑斯

随着无数冰雪融水带着泥沙汇入,帕隆藏布江开始变得浑浊

快到波密时,遇到4000里程碑。记得3000里程碑还是在相克宗。
终于,我还是来到了波密。大部队早就来到了,女士们已在准备晚饭之中。这一路横跨横断山脉不容易,在明天终于有了一个完整的休整日。拉萨近在眼前,大家都很是开心,晚上在院子里喝着啤酒聊天,直到深夜才睡去。未完待续



2018年最新川藏线骑行攻略,骑行西藏组队,318川藏线沿途吃住信息大全,骑行318川藏线后勤保障服务找天路骑兵。把最美的风景带给你,让你的骑行更轻松,更简单,更快乐珊瑚颂歌词。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,拉萨!2018,不管你来与不来,我在成都等你。每月1日,15日固定组团出发绝世小受歌词,欢迎全国各大单车俱乐部重返末日,自行车协会包团定制更多优质的服务。
喜欢就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或今日头条号哦!
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了解更多川藏信息


长按二维码 咨询服务

↙↙喜欢就点赞+转发喔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