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李亚倩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褐眼女孩【高教声音·慢书人生】-放羊的星星-地大高教所

2015-06-02 全部文章 114
【高教声音·慢书人生】|放羊的星星-地大高教所
『慢书人生』|走的都是心


y
f 星
·放羊的星星·

x

x
d
天上的星星那么闪耀
放羊的星星那么平凡

星星是个傻子
村里人都这么说
在奶奶的毛庵村老乐说股,养着好些羊。北方的盐碱地长不起好庄稼,时不时的老天爷还要捣乱,要么发大水冲了灶王庙,要么吝啬得像个小气鬼连一滴雨都不下,大多数村民指着养殖发家致富。离奶奶家不远的一户人家就是远近闻名的养殖大户,他家从有羊开始就有一个放羊的姑娘,名叫星星。村里人都说金马岛,这星星真是天生的铲铲官儿。(方言“专业放羊”的意思)
星星比我大4岁,在我上小学的沿途总能看见她坐在沙石路伢子下的小土堆上,嘴里含着半截狗尾巴草,穿着他爸的灰色呢褂子,手边放着比她高半截头的羊铲铲。我喊她“星星,你咋又放羊呢,和我一块上学吧。”她对着我笑,举起她的羊铲铲使劲摇晃潘一中,吓得身边的羊羔四处逃窜。我身旁的伙伴总会拉我的衣袖,小声说“你别向她嚷嚷了,我妈说她是个傻子,你可不要招这个傻子吴积逊。”
星星是个傻子,村里人都这么说。
“傻子?她才不是傻子。”我反驳,同学笑我:“那她为啥不上学?”“因为,因为她羊放得好。”“哈哈哈,禾禾才是个傻子呢。”可能是太惧怕成为大家眼里的傻子,我再也不敢和星星说话了。再次路过她的羊群,从白茫茫的一片羊羔里远远望见她像一座灰色的孤岛。

她对我笑笑
眼睛亮亮的
第一次见星星是在我二年级的时候,那年春天我从城里的小学转回乡下,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有天中午下学回来,刚好星星来家里向奶奶借水,她喝水像水牛渴了半晌的样子,连气都不带喘的。她伤痕累累,胳膊上都是被玉米叶子划伤的红道道,鞋的后跟也快磨掉了。她对我笑笑,眼睛亮亮的。
奶奶问她“闺女,这大中午的放羊回来连口水都没喝吗?”“她不让,她叫我送、送来。”原来,她来还家里年前欠下的半袋麦种。“你妈也真是,又不是多急慌的事穆塔西姆,回头我说她江南奇冤。”“别,别……”她着急地打断了奶奶的话,“羊在东边的坡地呢。”说罢,回头对我扯了个笑脸便急匆匆地走了,她的腰佝偻着,身体向前倾,像一只受惊的鸭子,奶奶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不过给口饭吃的事
以后不定有用呢
星星是被捡来的孩子。
她出生在寒冬,被亲生父母遗弃在荒地里。星星的养母叫陈凤琴,一大早去荒地拾柴捡到了她。那时陈凤琴已经有两个儿子了。陈凤琴的男人叫李候旦,是个猴精一般的主。他算计着家里再添个女儿也是不可能,而庄户人家有女儿总是亏不了的,养了这孩子,不过给口饭吃的事,以后不定有用呢。就这样,星星有了自己的家。

他终于意识到
这个吃了这么多年白饭的孩子能干点什么了
星星开悟很迟,龙套王据说4岁才会说话。等她到了上学的年纪新泰民意通,她的两个哥哥已经上了初中,家中的负担便一天天重了。李候旦夫妇觉得地里实在没啥收成,就打起了养殖山羊的主意。这两口子向外借钱养羊,两年内就有100多只。她们夫妇两个不约而同地“忘记”了星星该上学的事。随着羊越来越多,星星也越来越大。有天,李候旦从地里回来看见正在做饭的星星,他终于意识到这个吃了这么多年白饭的孩子能干点什么了。
从这一天开始,十一岁的星星便抱着她的羊铲铲,开始了九年的放羊生活。陈凤琴逢人便说:“星星脑子有问题,怪不得被她亲娘丢了,我好心把她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,没想到是个傻子呀!痴痴呆呆的,哎,她爸就让她放放羊顺便吹吹风,老关在家里得了神经病怎么办?可不是我不让她念书啊,我可救了她的命哩。”于是,星星是个傻子,成了村里人公开的“秘密”唐县全胜峡。

谁给她饭吃
谁打她
夏天,星星放羊时经过我家屋后马永新。她经常来院子里向奶奶讨水喝,然后再将她带的一个大大的已经喝光的空塑料瓶灌满。我问她灌那么多水怎么还那么能喝水,肚皮不会撑破吗石门情报战?星星笑我没放过羊,她说有的小羊不敢下河滩郭力维,她就用水瓶喂小羊水喝。奶奶总会给她摘些菜地里的西红柿和黄瓜,好让她带到野滩里吃。
有一回中午我正吃饭,听见奶奶嘀咕,“这星闺女好几天都不来了,是不是又挨打了。”“谁打她,为什么打呢?”我好奇地问奶奶。奶奶撇我一眼“造孽呀,不能出去和前院的孩子乱说星星挨打的事,知道吗?”“那你告诉我谁打她?”“哎,谁给她饭吃,谁打她北镇招聘网。”奶奶的答案让我迷糊,不过没多久这事就被我抛到脑后了。

星星放羊失了手
星星喝老鼠药了。
这事发生在我五年级的时候。放学回家奶奶就在院子里絮叨,不一会儿便来了四五个邻居和奶奶议论,“星星咋这样想不开呢,再熬个几年也就嫁人了。”
我扒在门口终于理清了来龙去脉。原来星星放羊失了手,羊吃了打过农药的庄稼一下死了四只,李候旦和陈凤琴夫妇发了狠,合伙把星星打了个半死,星星觉得没活路了,自己喝了半瓶老鼠药。打农药的庄稼汉也聚到我家的院子,懊悔不已,他做梦也没想到打农药闹出人命了。不久上卫生院打针的武奶奶回来了,她还没进院门就喊“娃娃天照应着呢,老鼠药是伪劣产品,星星活了,活了。”星星喝老鼠药的事随着她的“不治而愈”而不了了之。
星星姐终于不用放羊了。
我上初中就住校了,三周才回一次奶奶家。学校在离毛庵村四十公里之外的小县城,奶奶的小院生活逐渐淡出我的视野,至于星星,又有谁还记得她呢?
初中毕业后的暑假,我在奶奶的小院里住了很久。有天中午我在屋后看到经过的羊群想起许久未见的星星,褐眼女孩我问奶奶“星星还放羊吗?”奶奶说:“早就不放了,那闺女也有二十二了吧灵幻新娘,你李大爷的大儿子在城市扎根了,二儿子也大学毕业了,前年他们一家都搬到城里去了。年前你陈大娘回来上坟来家里坐,说星星已经聘出去了(方言“嫁人”的意思),男方家里有小二楼,可有钱了。星星的苦日子算熬出头了,那李家靠星星放羊可是挣了不少钱,现在总算给娃娃寻了个好去处。”看着奶奶欢喜的样子,我也感慨,星星姐终于不用放羊了。

星星走时问我:
“念书好吗?”
再见星星是六年后,我已经在外地念了许久的书。我已认不出她,倒是她一眼就认出我。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局促,身体也胖了许多,只是眼睛不再明亮了。奶奶拉着她的手问东问西,张罗着给她带些乡下的土鸡蛋。晌午,她的丈夫便来接她回去了。
李候旦夫妇给星星寻的丈夫是个小儿麻痹患者,天生矮小。早年头上做了手术,有两条狰狞的疤痕。因为从小生病,家里人对他有求必应,再加上手术做了好几次,损伤了脑神经,导致他的脾气很不好,有时还动手打人。星星结婚时,李候旦夫妇要了很多彩礼,星星的婆婆成见很大,总是嫌弃星星没有文化。星星的丈夫不能生育,前些日子,星星领养了一个孤儿,回来就是为了在户籍所在地办手续按个手印。
我们送星星上了她婆家的车,看着屋后土路上飞扬起来的尘土,将他们的身影隐去。一如此前,她的身影在我的记忆里一次次地消失不见,只留下深深的惋惜。星星走时问我:“念书好吗狱中望月?”我望向岁月给她印在眉梢眼角的深深的纹路,没有答案。我无法向她抱怨考试抱怨压力,只想起校园的风铃。
她丈夫家的小轿车开出毛庵村时同安影剧院,沿路的村民都说星星的苦日子可真是熬出来了。

人世间有多少人像天上那些未知的星星,他们的悲喜起落、憾恨自足又有谁能探知呢?

小编 说
“明天在哪里?
谁会在意你?”
——《阿刁》
读过这个故事后,我问艺璇,故事是完全真实的还是有一点虚构的情节,她说,没有虚构,真实的。之所以问,是因为我被触动了。文字有时像一幅画,连绵起生活的起伏跌宕。
想起那首《阿刁》。
星星不是阿刁。
星星是她自己。星星是平凡世界里的一个缩影。她的生命在不同的人眼里折射出不同的色彩:幸运、坎坷、怜、孤独、祝福……我们永远无法透过自己的眼睛看向她内心最深处,那里有一束光,她小心收藏。
星星后来怎么样了?
希望她像星星一样封魔绝影录,永远都不会枯。
文字:敖艺璇
编辑:高教所宣传部 王璇

慢书| 人生
『慢书』专栏投稿:1216989935@qq.com

相关文章